安全管理处(保卫部)
  • 学校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安全常识

失物招领
    校园报警求助电话
    24小时报警电话:86361110
    治安科:86361102
    消防科:86361119
    户籍室:86361116
    网站首页 > 安全常识 > 正文 安全常识
    2014年度大学生身陷传销典型案例

     2014年度大学生身陷传销典型案例

    一、三名女大学生被传销组织控制失联半月获救

    中新网广州9月19日电 (郭军 刘国锋)2名在山东齐鲁工业大学就读的女大学生,8月底到学校报到后就不见上课,学费也没有交。学校报警后,警方发现失联的齐鲁工业大学2名失联多日的湖南省衡阳籍女大学生戴某(21岁)、祝某某(20岁)和她们的高中同学、失联1年多的湖南吉首大学学生周某(20岁)被传销组织控制,并正从南京乘坐开往至南宁的K161次列车。接到报警的广州铁路公安局衡阳公安处民警火速出击,在列上将他们解救下来。

    经过询问,3人被传销组织的蛊惑宣传迷惑,将学费、生活费共计4万多元全部上交传销组织。9月13日,备受关注的失联案使传销组织感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压力,3人被传销团伙裹挟逃离山东泰安,南下南京。9月15日,传销团伙要求3人从南京乘坐火车回衡阳老家。在派出所,3名女生沉默不语,对家人来接待也很抗拒。“可能系传销组织长时间灌输洗脑的结果”,民警分析认为。

    二、陕西大四女生失联月余被骗入传销组织河北获救

    中国新闻网报道:8月30、31日是榆林学院学生新学期报到的时间,但大四女生周玉洁却不见踪影,随后周玉洁的母亲和班主任确定其已失联。原来,周玉洁在7月16日考完试后便乘车离开了榆林,21日,她打电话给班主任声称已经回到家里。但是开学前的8月24日,周玉洁的母亲却打电话给其班主任,说女儿整个暑假并未回家。

    之后,周玉洁的母亲、老师和同学们通过电话、短信、QQ等工具与其联系,但均未得到回应。周玉洁来自广西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是榆林学院生命科学院园林专业2011级一班学生,现已大四,平时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性格好,经常参加学校各种活动并且表现优秀。

    因为家庭经济情况并不好,周玉洁大学的学费一直是靠助学贷款,而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她便想趁着暑假外出打工挣钱。于是在同学的介绍下就去了北京打工,此后便失去音信。其家人通过多方了解才知道她被骗进霸州的传销组织,于是便报警并告知学校。

    9月20日上午,霸州市公安局开展联查行动,于9月20日深夜,霸州市公安局等待大部分传销人员回到窝点后开始了清查活动。最终,榆林学院失联多日的女大学生周玉洁被霸州警方解救。

    三、河南商丘端掉一传销窝点 10名大学生被解救

    中新网商丘9月15日电(朱昶滔 许永强)记者自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建设办事处获悉,14日,该办事处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一举端掉辖区一民房内的传销窝点,当场解救被骗入传销窝点的大学生10名。

    据介绍,10名被骗参与传销大学生年龄均在18至23岁,分别来自湖北、安徽等地。他们怀揣梦想网上求职,被骗到商丘进行传销活动,手机被传销头目没收,居住房间设施简陋,生活十分艰苦。

    我才来三四天,是通过网络招聘来的,来到后才发现被骗了。”来自湖北省大冶市的胡某某告诉解救人员说,“一进来就是开会,天天给我们讲一夜暴富、一夜发财等洗脑课程。”经执法人员劝说、引导、教育,很多人认识到了传销带来的危害和问题的严重性。“今后一定擦亮双眼,远离传销。”另一位大学生说。

    梁园区建设办事处安监办副主任牛东亚对记者说,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大部分传销者将矛头指向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提醒广大大学生,网上招聘时一定要谨慎、小心,通过正规渠道去招聘,不要去一些不正规的网店去填写信息。

    四、大学生疑陷传销拒见母亲称女朋友怀孕四处借钱

    绵阳江油23岁准大四男生冯健,就读于武汉理工大学余家头校区,是所在班级的班长。7月16日接到一名初中同学电话后,冯健去天津打暑期工,但随后电话经常关机或无人接听,基本失去联系,直到昨天学校开学,也未见冯健报到。

    母亲郭桂兰曾到天津寻找,但冯健拒绝相见,也不告知地方。而冯健到达天津后,在亲戚、同学处共借了8000多元钱,称是“女朋友怀孕了”、或是“生活费”等等。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母亲郭桂兰和老师王才秀,她们均怀疑冯健陷入了传销组织。于是郭桂兰找到了冯健同学张耀的家人,但对方表示,张耀已经两年没回家了,具体做什么工作他们也不清楚。

    7月30日下午,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冯健给郭桂兰打来了电话,但来电地显示是安徽芜湖。电话中,冯健说自己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做测量工人,工地已经转到安徽芜湖,不会与郭桂兰见面。在家人的坚持下,冯健答应在天津火车站见面。然而,当郭桂兰等人从塘沽赶往天津时,冯健发来短信:“我过得很好,你们不要找我了,我不会和你们见面的。”此后,电话又处于关机状态。

    第二天,通过电话后,冯健发来一条短信:“心也累,身体也累了,你们在哪里,我想要见你们。”郭桂兰急忙给冯健打电话,但电话依然关机。郭桂兰只好发短信,选择在武清人民医院见面。不过,直到当天晚上11点,冯健都没有出现,手机也是关机中。

    昨日,记者试图拨打冯健的手机,但仍然处于关机状态。而拨打张耀的电话,对方称自己在山西,随后挂断了电话。

    今天,武汉理工大学余家头校区正式上课。但是,冯健仍未回校。不过他给老师王才秀打了电话,“当我问他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学校时,他只说自己在安徽实习,10月份回来,没有透露其他任何。”

    五、女大学生报到途中失联身陷传销窝点7天被解救

    9月7日,记者从多方了解到,被爆出失联的女大学生刘辉是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学院2013级护理系学生,河北定兴县李郁庄乡人。

    8月31日7点,刘辉的母亲王春兰给她准备了开学报到所需物品,将她送到定兴县汽车站。按正常行程,刘辉乘汽车从定兴到保定,再转火车到石家庄,应于当日下午1点左右到校。

    当日12点54分,刘辉给母亲发短信称“到了”,但当天一直未给其母亲打电话。次日,刘辉的老师给她父亲打电话,说刘辉没来学校,且手机关机。此后,刘辉的手机一直打不通。9月3日上午,王春兰向定兴警方报案。

    据介绍,今年暑假,刘辉曾对父母说在邢台一个同学开办的补习班中授课,并向父母要了12000元本学期学费。

    9月5日,刘辉的母亲在中国建设银行定兴支行查看女儿的银行卡取款记录时发现,8月22日,也就是暑假“打工”期间,刘辉曾取钱,地点在山东滨州;8月31日,也就是刘辉失联当天,刘辉的银行卡也有取钱记录,地点也是在山东滨州;9月4日,同样是在山东滨州,刘辉银行卡内仅剩的8000多元分三次被取走。

    警方立案后调取了银行监控录像。通过多方调查,河北警方在滨州警方的支持下,于9月6日晚将刘辉找到。

    六、四川见“干爹”失联女孩获救 被骗入传销组织

    8月30日下午,微博上一条四川女孩赴西安见“干爹”失联20天的信息,受到各界广泛关注,也得到了西安警方的高度重视。接报警后,西安市公安局立即安排警力展开调查,经查,失联女孩徐某今年23岁,系四川自贡市人,8月4日晚23时许,独自抵达西咸阳机场,被一男一女接走后失联。今天凌晨,经警方连夜侦查,确认徐某系被骗入传销组织,随之迅速展开行动,将徐某安全解救。

    七、大学生见女网友误入传销被救后仍不忘“大事业”

    2014年7月份高女士告诉记者,他的儿子小刘是大一学生,本月10日那天,他被一名女网友邀约到深圳打暑期工,见面后女网友改口说要做一番事业。13日开始,儿子的电话就出现了异常,“打过去他不接,他打过来我们问他在哪里,他也不告诉我们。”见此,小刘的父母15日从老家紧急赶到深圳并报警找人。

    近日宝安警方通过侦查锁定了小刘的住址,捣毁了一个传销窝点。小刘说,这名女子在网上时谈的是感情,来到深圳见面后就不再谈情,转而谈事业。这个所谓的事业就是“直销活络油”,一套几块钱的产品要他1万元买进来,然后再卖出去,一开始公司的人建议他进货100套,也就是100万元,小刘没钱,最后降到10万元。钱没到账之前,人不能单独外出,手机也被人收走,直到被人营救出来。但小刘依然念念不舍他心目中庞大的事业,“不可能说一棍子打死直销之类的。”他自言自语说。

    八、大学生被同学骗入传销组织十天后借机逃跑

    7月22日,在汉中市救助管理站,提起自己10天的传销经历,谢某仍然不寒而栗。今年20岁的谢某是内蒙古科技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放假前,他接到高中同班女同学的电话,说自己在汉中的医院见习,让谢某放暑假来汉中游玩。“她是学医的,说是在汉中见习我就没怀疑,她让我别把要来汉中的事情告诉其他人。”谢某说,7月12日中午,他乘火车从内蒙古到达汉中,在火车站接他的除了女同学外,还有一名自称是女同学表弟的男子,从谢某到汉中“表弟”一直跟着他。“表弟”自称在电子厂上班,除了生活费之外,每月还有3000元左右的剩余,待遇非常好。然而,谢某到汉中后三人吃喝和住宿的钱全由谢某出,而且女同学也一直在背着谢某打电话,显得很神秘的样子,这让他产生了怀疑。13日,谢某提出回云南的家,女同学却说让谢某多陪她几天,并退掉了车票,之后带他去见所谓电子厂的吴主任,接下的事情让谢某更加感觉到情况不妙。

      女同学带着谢某来到了某小区的顶楼,在这里他见到了吴主任及其他成员,谢某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大概有30多人,地上铺着垫子,他们坐在地上聊天,还有人给上课。进了门有人给脱鞋,有人给端水,还有人给洗脚捶背,哪个公司的会这样,就感觉他们像是搞传销的,我的警惕性也开始提高了。”

    接下来的10天,谢某就和其他人一样吃住在这里,不能随便出去,传销组织内部的人很少交流,每个人互不熟悉,30多个男女混住,都睡在地上。谢某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就是米饭和水煮土豆白菜,没有一点油。所有人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在不同的地方上课,他就在好多个地方上过课,因为他觉得这些人可疑,上课就不认真听,才没有被洗脑。随后几天,谢某被多个主任叫去聊天,劝他放弃学业加入到这个新的行业,承诺说只需要交2900元的入门费就可以了,保证他能赚很多的钱,直到谢某逃出来之前主任一直在威胁谢某,让他给家里打电话尽快把入门费打过来,为了自己人身安全,他只好假意答应。

    不仅如此,谢某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严格监视,他的手机、身份证以及钱包都被扣押了,打电话发短信,有人会查看手机的通话记录和聊天内容,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7月21日,谢某有机会与女同学一起外出,但一直被在火车站接他时的“表弟”监视着,为了制造逃跑机会,谢某将其支开了,劝女同学跟自己一起离开,遭到女同学拒绝,随后谢某拔腿就跑,并上了一辆出租车,才成功逃离虎口。最后,谢某被公安汉台分局北关派出所民警送到了汉中市救助管理站。谢某说女同学知道那是传销,但是她不愿意走,“她已经被彻底洗脑了,她的想法太天真了。”

    22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陪同谢某到工商汉台分局经检大队报案,希望协助工商部门端掉该窝点。目前,工商部门已介入调查。昨日下午,谢某已坐上回家的火车。

    九、河南大学生暑期打工受骗被高中同学拉进传销窝

    7月1日,王志豪在“江苏一家工厂”如愿找到了暑期工,离家时跟家人说,是一个高中同学帮他找到的工作。随后,王志豪与家人失去联系。前几天,家人接到他发来的求助短信,说钱不够了,要200块钱,之后,家人又接到其手机短信,让再打3000块钱过去,这才意识到他被骗进传销组织。

    接着,吴月又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和王志豪一起被骗进传销组织的,但侥幸逃出。对方告诉吴月,王志豪现在安徽淮北市。随后,他们赶紧与学校和当地警方联系,并在微博上求助。

    18日,记者与王志豪就读的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水利系取得联系,该系一薛姓负责人说,系里已得知此事,正在和王志豪的家人联系,准备去安徽淮北。

    昨天,吴月说,警方介入后,王志豪已脱离传销组织。王志豪说,传销组织里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每天有人给他“洗脑”,大家都睡地铺。

    无独有偶,在南阳读大二的23岁的周口女孩小李,也是在月薪3000元的虚假承诺下,上了传销组织的当。7月5日下午,经一网友介绍,小李只身到达江西南昌打工,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她的手机就被收缴,陷入南昌县东新乡大洲村小学附近一传销窝点,直到15日下午才被送出。整整10天,小李没挣到一分钱,还让家人担惊受怕了好几天。

    小李说,在传销窝里,自己每天的任务就是“学习,学习”,有人给她“讲故事”,有人陪她“做游戏”,对方还不断变换“讲师”、变更手段给她“洗脑”。

    十、女子大学毕业找工作误入传销民警辗转千里救出

    轻信网上“高薪招聘”信息,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被骗陷入传销组织。7月13日,大荔县公安局羌白派出所民警辗转千里奔赴河北,将这名被传销组织控制半个月的女孩解救出来。

    7月4日上午,大荔县羌白镇居民李某急匆匆跑到辖区派出所报警:他的女儿媛媛去北京找工作后失踪了!民警了解得知,李某的女儿媛媛,今年21岁,大学刚刚毕业。她在找工作的时候,从网上发现一则招聘信息:北京一企业高薪招聘人才,只要试用合格每月薪水超过一万元。

      求职心切的媛媛相信了,6月26日,媛媛告别父母,只身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就在她走后第4天,家里接到媛媛打来的电话,只简单说了说“我好着哩”就挂断了。李某打过去,女儿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第二天,女儿又打来电话,还是报个平安就挂断,别的一句话也没有。李某觉得情况不妙,就不停地拨打,可是女儿的手机一直关机。

    得知这一情况,民警分析媛媛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于是和北京警方联系,请求对方协助查找媛媛下落。可是几天过去了,调查毫无结果。民警决定与李某一起到北京找人。

    7月6日,在北京警方协助下,媛媛手机通话的准确位置被锁定——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7月8日,民警辗转到达河北三河。据当地警方介绍,燕郊镇一带传销活动猖獗,分析媛媛很可能被骗陷入传销组织。于是,大荔民警在当地警方配合下逐村查找。

    7月11日上午8时,民警来到距离燕郊镇较远的一个村子。刚进村,就看到两个男子带着一名女青年从一户村民家走了出来。李某看到那名女青年正是自己的女儿媛媛,就大喊一声。那名女青年听到喊声,猛然挣脱那两名男子飞奔过来,大哭一声扑到父亲身边。民警将那两名男子控制后盘查,原来是要带媛媛去传销窝点听课洗脑。

    7月13日,被骗陷入传销魔掌的媛媛终于获救,由民警护送回到家乡。那个骗人的传销组织,也被三河警方端掉依法查处。